当前位置:曲家新闻网>社会>「安溪网金沙水岸」不看不知道!工业捕鱼居然有这么猖狂!?

「安溪网金沙水岸」不看不知道!工业捕鱼居然有这么猖狂!?

2020-01-11 18:35:25 阅读量:3068 作者:匿名

「安溪网金沙水岸」不看不知道!工业捕鱼居然有这么猖狂!?

安溪网金沙水岸,通过分析船舶自动识别系统提供的信息,研究人员总结出全球范围内工业捕鱼船只的作业分布图。

供图:global fishing watch

环保人士借助卫星数据掌握大规模工业捕鱼的持续动态,并公之于众。

撰文:sarah gibbens

想了解全世界数量庞大的“捕食者”的动态吗?那就向太空获取情报吧。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组研究团队试图探寻全世界范围内工业捕鱼的现状,包括作业分布的地点和时间等,但他们发现现有的信息实在太少。

就像国家地理学会“原始海洋”项目组的海洋水文科学家juan mayorga所言,研究人员很难借用船只监测系统的信息,因为它们大多掌控在各地区的渔业管理部门手中。而且,这些信息较为零散,有的像谜一样难以解释。

为了绕过这些障碍,mayorga与科研人员另辟蹊径,利用卫星了解工业捕鱼船只的主要活动地点和时间。

结果触目惊心!

超过55%的海洋区域被工业捕鱼作业覆盖,其面积是全世界农业用地的4倍!

工业捕鱼是导致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之一。过度捕捞更是直接大幅削减物种数量,包括海豚和海龟在内的许多动物成了误捕的受害者;大型捕捞船只还消耗着大量能源,致使co2等废气废液的肆意排放。

研究者认为,像这样汇总全球工业捕鱼的现状有助于增加捕鱼业的透明度和从业人员的责任感,进而确保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和可控性。

工业捕鱼都集中在哪里?

这篇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报道共收集了7万多艘工业捕鱼船只的信息,占到该行业同类船只的75%,它们的长度从6米到146米不等。

从2012年到2016年间,研究者以小时为单位对这些船只进行监测,涉及到的船舶自动识别系统信息达220亿条。

建立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的初衷是为了避免船只碰撞,所以各船只的身份位置、速度和转向角度得以公布于众,信息更新的间隔仅为数秒。

“借助卫星的传播能力,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的信息可谓众所周知。”mayorga说道,“在筛查这些信息的过程中,我们不仅得到了google公司的精密计算技术支持,还引入了机器学习算法。”mayorga由此获悉各个船只的特征和状态,将它们在地图上显形。

其中最常见的捕鱼方法是延绳钓鱼,也就是所用长绳上系有许多饵钩;而拖网渔船则更多的出现在北海和中国沿海地区。这些数据还包含了公海上的船只活动信息。相比于受到国家管辖的沿岸海域来说,公海的监控缺失严重。数据显示,公海上85%的捕鱼作业来自中国、西班牙、日本和韩国。

工业捕鱼何时最盛?

“尽管很多人付出了汗水,但仍不能阻止工业捕鱼惯犯的偷盗行径。”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海洋生物学家douglas mccauley说道,他并未参与本文所述的研究项目。

卫星数据显示,人类活动受环境因素的影响比海洋动物要小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无规律可循。研究者发现,中国捕鱼船只在春节期间的活动呈井喷状态。而圣诞节期间和跨年假日时,他国船只同样活动频繁。同样符合预期的是,那些执行季节性捕鱼的海域也会出现捕鱼船只的阶段性集中活动。

另外,油价暴涨暴跌时,捕鱼作业并未受到多大影响。mccauley推测这与各国的渔业补贴有很大关系。

保护鱼儿

该研究不但受到国家地理学会的资助,还得到了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达尔豪斯大学、斯坦福大学和全球渔业监视平台(global fishing watch)的支持,后者是由oceana、skytruth和google等组织与公司合作完成的非营利性平台,旨在增加海洋捕鱼业的透明度。

“全球渔业监视平台为这场战争指明了全新的方向,尤其极大提高了近海捕鱼业的透明度。”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daniel pauly说道,他并未参与本文所述的研究项目。全球渔业监视平台一直呼吁降低海洋保护事业的运作成本,这有助于各项事务的顺利开展。例如,本次研究项目中的数据即毫无保留的提供给了公众。

海洋保护区就像渔民的银行,必须保证这些区域中的鱼儿健康兴盛。长久以来,环保人士希望建立更多更大的海洋保护区,但大型捕鱼业总是万般阻挠。

“这些全球性的数据系统为相关人士作出决策、以及增加谈判透明度方面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mayorga说道。环保人士认为,他们将借此证明哪些区域并未遭到渔民的肆虐,进而建议设立海洋保护区。

可持续的管理模式

“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当一个渔民,这份工作相当辛苦。”mccauley回忆道,“你看到的冰冷数据是成千上万渔民的日常写照。面对食品安全和营养短缺的局面,捕鱼工业的存在感越来越明显。”

他相信,只要停止渔业补贴,并从全球角度前瞻性的规划捕鱼产业,或将有可能保证海洋资源有序可控的基础上维持现阶段捕鱼业的规模。

“之前我们对此不敢奢望,但现在有了这个公开的数据库,一切就有了盼头。”他补充道。 mayorga认为,如果捕鱼业能引入环保组织的监控体系,那么船舶自动识别系统的信息必将增强从业者的责任心。 “最大的障碍是鱼类资源的可追溯性,”他在谈及执行规程时说道,“你必须不间断记录鱼从哪里来,又是何时上了岸。这是可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

他的下一个目标即为监控追踪更小的船只。

(译者:清泉石上流)

© Copyright 2018-2019 youtunel.com 曲家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