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曲家新闻网>教育>获得录取率0.7%的全球最难申请奖学金,这群中国孩子到底多优

获得录取率0.7%的全球最难申请奖学金,这群中国孩子到底多优

2019-11-03 21:10:56 阅读量:3744 作者:匿名

作者、编辑| vivi

对许多中国学生和家长来说,“罗兹奖学金”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自2015年起,罗兹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将中国大陆纳入其扩张计划,并设立和资助罗兹中国奖学金。据报道,每年都有几名优秀的中国大陆学生被牛津大学录取继续深造。

最近,在罗兹中国奖学金的第五年,我们有幸与几位罗兹中国学者和新任命的罗兹学院院长交谈,试图揭开被称为“世界上最难申请奖学金的神秘面纱……”

罗兹奖学金有多强?

为总统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培育精英摇篮

罗兹奖学金始于1903年。这是根据英国矿业大亨西塞·罗兹(Cisel Rhodes)的意愿设立的国际奖学金。它希望通过教育与世界建立联系。它有113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古老、最负盛名的国际奖学金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罗兹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每年有1万多名申请者,录取率仅为0.7%,比哈佛大学的整体录取率低80%。由于竞争激烈,它常被称为“全球大学生诺贝尔奖”。

据报道,罗兹奖学金的数量因学科而异。每位罗兹奖学金获得者每个学年(最多四年)可获得约30,000英镑或50,000美元,以全额补贴牛津大学的学费、大学学费、生活费和去英国的往返机票,并有权使用罗兹奖学金。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里,罗兹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培养了活跃在各个领域的8000多名罗兹学者,其中包括40多名国家领导人、30多名军事战略家、10多名诺贝尔奖获得者、50多名教育工作者和许多人文学科学者。

从这个角度来看,那些能够成为罗德斯岛中国学者的人一定是中国学生中最好的群体。和他们三个聊天后,我发现他们都比我们的传统观念和“学霸”更丰满。

3个学者,3条道路

雪坝模板之外的“非定制”生活

来自农民工家庭的罗兹学者

用教育改变命运,用知识改变环境。

2018年罗兹的中国学者之一赵佳欣来自一个工作家庭。20世纪90年代,一个家庭跟随父亲从家乡重庆来到福建厦门工作。他从小就跟随父亲走过建筑工地,与建筑工人打交道,亲身体验农民工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

在学校,赵佳欣还观察到城市儿童和来自移民家庭的儿童之间的不同情况。后者缺乏资源和远见以及父母对教育的忽视使他们无法获得精神和物质上的满足,并且通常没有信心。这段童年时期在他心中播下了一颗种子,这与他未来参与中国和世界环境事业无关。

然而,与其他家庭不同,赵佳欣的父母非常重视教育,尽管他们没有高中毕业。他们相信教育会改变命运,所以从小就对他有很高的要求。也正是这一点让赵佳欣有动力继续前进,改变自己的命运。

▲赵佳欣骑在川藏线上

高考后,赵佳欣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当他选择他的专业时,他没有考虑太多——新能源科学与工程专业看起来像一个有着良好前景的新兴产业。然而,好奇心驱使他思考自己专业的重要性。

那一年,柴静的纪录片《穹顶之下》向公众展示了中国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赵佳欣也是观众之一。在那一两年里,他继续参与社会工作和实践。在大学期间,赵佳欣获得了国家奖学金,并去早稻田大学交流能源和环境政策。他还在上海环保局、全球环境信息研究中心cdp、深圳建筑科学研究所等机构工作,开展低碳城市、企业环境信息披露和城市水污染控制的辅助研究。

▲赵佳欣在英国卡迪夫举行的第九届国际应用能源会议上做了口头报告

他童年的种子开始发芽。在他的研究和实践中,他逐渐找到了他的专业的答案和目的——为重要的世界问题做出贡献,改善环境污染对穷人的不平等,促进社会的公平发展。

坚决放弃三所著名大学的录取

北京大学女生去青海参加一线保护工作

如果你在网上搜索李雨涵的名字,会有一系列以她的故事为主题的文章。标题通常突出关键词,如“北京大学女生”和“放弃牛津录取通知书”。

在这次与故事主角的聊天中,她再次回忆了自己从北京大学毕业后的经历。我问:你犹豫了吗?李雨涵说,不。根据她所说,这不是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而是一个非常理性和正确的选择。

2017年,李雨涵毕业于北京大学,并获得牛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杜克大学的研究生学位。与此同时,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shan water Nature Conservation Center)也有一个非常罕见的青年培训项目,需要在自然保护的第一线工作一年。李雨涵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这三所学校是否可以推迟一年入学。不幸的是,他们得到的所有答案都是否定的。

李雨涵认为实践和学习同等重要。她本科主修政治学、经济学和哲学,她申请的所有研究生课程都与自然保护有关。因此,与其在对自然保护没有深入了解和足够知识的情况下直接入学,不如先练习一年。

结果,出现了一次看似“传奇”的经历——北京大学的女生拒绝了三所著名大学的邀请,前往青海三江源体验一线保护工作。

▲李雨涵的实地观察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雨涵在北京十一中学习时得知美国有一个交流项目,所以她中断了学业,在美国的一所高中和一个寄宿家庭学习和生活了一年。作为独生子,她和美国许多大家庭一起生活和吃饭。今年,我行使了我的独立性,参加了各种活动。回到中国后,她从高中二年级开始,在参加高考前学习了两年。

李雨涵说她“不着急”。我认为这种“不慌不忙”正是其评价和决心的体现。

▲李雨涵和藏族女孩

根植于戏剧的女孩

用人文艺术的力量帮助他人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方法可以帮助解决问题。2018年罗兹奖学金获得者陈艳选择戏剧来打开这扇门。

陈艳高中在南京外国语学校学习。毕业后,他被护送到南京大学英语系。他的文学和戏剧专业氛围一直很浓厚。陈艳曾是戏剧俱乐部和音乐戏剧俱乐部的演员,也从事剧本改编。这一系列的经历使她逐渐显示出戏剧领域无与伦比的热情。

学习戏剧的真正决定是她在大三时获得了欧盟的奖学金,并能够去英国呆半年。在学校学习戏剧和改编时,放学后我去了伦敦看精彩的戏剧。这六个月的经历使陈艳确认了他对戏剧领域的持久热爱,并决定在高三时申请美国戏剧研究生课程。

对陈艳来说,戏剧不仅是一门艺术,也是她为社会做出贡献和帮助他人的一种方式。这些经历给她带来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在哈佛大学美国固定眼剧院学院-莫斯科艺术剧院攻读戏剧建设和戏剧研究的研究生期间,她为家庭和儿童制作了一部戏剧,剧本由英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罗尔德·达尔(roald dahl)改编自詹姆斯和大仙桃。

这部戏的一些观众是自闭症儿童的家庭。所以在表演中,她设立了一个特殊的环节——不同于所有黑暗灯光的一般表演,保持一半的亮度,以避免自闭症儿童在黑暗环境中的焦虑和恐惧;该剧也只出售半场座位,以确保足够的呼吸和活动空间。

她的表演尤其感动。他们帮助自闭症儿童以更舒适的状态来到剧院,享受剧院。我仍然记得谢幕后,一个小女孩主动上台和演员们跳舞。

这种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怀贯穿于陈艳的每一部戏剧,并成为她当前和未来的努力方向。她曾经说过:

“我申请罗兹奖学金的最大希望和动机是能够为戏剧和人文学科助一臂之力。艺术和人文教育是文明社会不可或缺的。它们能让我们了解人性和世界的方方面面,让我们更富同情心和同情心。”

哈佛大学毕业典礼上的陈艳

罗兹奖学金选拔的学生

他们有什么共同点?

如果我们想定义这些罗德斯学者的特征,我认为他们是一群“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人。成功人士有他们自己的道路和目标,但从三位罗兹中国学者的故事中,我们仍然可以找到一些共同点。

有使命感,愿意为他人付出代价

使命感是我从罗兹的中国学者身上看到的第一个特征。换句话说,罗兹奖学金的标准体现在“珍惜世界、愿意为更美好的社会付出代价”的长期决心中。

正如赵佳欣在第一个故事中所说,他从一个工薪家庭出来,成为罗兹奖学金获得者,并在世界各地学习。他就是一个例子。然而,以改善他人生活为职业,不断学习和实践,才是罗德斯学者0.7%接受率背后的首要标准。

赵佳欣强调,他童年的经历使他能够观察不同阶级和群体的生活环境,从而产生同情心。他还建议,今天的孩子走出固定的群体,睁开眼睛,与社会接触是非常必要的。这将有助于孩子们理解现实世界,发现问题并激发好奇心来解决它们。

李雨涵从小就喜欢动物,他小时候的理想是长大后成为一名动物饲养员。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一种更加务实和深远的使命感在她心中生根发芽,使她的生活选择和决定不再动摇,塑造了她现在的坚定和勇敢。

脚踏实地,有学习的精神。

在罗兹奖学金申请的面试中,学生会将面对来自各行各业的10多名面试者,询问你的个人经历和职业方向。问题可能是宏观的或非常详细的。

听了几位罗兹奖学金获得者的分享后,我发现面试水平可能真的反映了罗兹奖的精神。

它所寻找的学生不一定有很多丰富的经验或爱好,但有一个方面的长期使命感和深入学习的精神,并付诸实践。这项使命的最终目标是帮助他人,为整个社会做出贡献。

它要求学生有坚实的基础和极大的热情,而不是随波逐流。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每个罗兹奖学金获得者都很年轻,但是他很早就有了丰富而惊人的简历。例如,这三位学者在环境科学、自然保护和戏剧艺术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这种“学者精神”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与这个浮躁的世界“对抗”,也与罗兹奖学金(Rhodes Scholarship)的“站在世界一边”的理念不谋而合。

父母的倾听和适应成就孩子

今天是什么样的增长环境造就了他们?这三位学者回忆说,他们父母的支持、信任、倾听、宽容和理解是最常被提及的词语。

李雨涵的父母都是老师,但是自从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对学习和生活没有什么压力。上小学之前,他们把她送到乡下奶奶家,因为她工作太忙了。也许他年轻时与自然和动物的亲密接触在李雨涵的心中埋下了保护动物的根。在她小学和初中的时候,她没有太多的兴趣班和补习班。放学后,她通常和朋友出去玩,然后去湖边抓小鱼。——用目前流行的词汇来概括,可以说是“长袜”状态。

然而,“袜子”背后是父母对孩子的信任和宽容。李雨涵说,她的父母基本上会让她自己做决定,从不干涉任何小事或大事。但是如果她不明白什么,她的父母将是最有耐心的两个人来帮忙。这种信任非常安静。

谈到我小时候“渴望成为一名动物饲养员”的理想,李雨涵也笑着说,他感谢他的父母没有鄙视她的志愿者,或者认为这个职业有问题。这种信任一直支持着她直到今天。

相比之下,陈艳的父母花了一些时间来接受和理解她的专业。

起初,我听说她想选择戏剧专业。以前从未涉足相关领域的父母不明白。在传统观念中,“艺术生”似乎与“表现不佳”划上等号。但幸运的是,他们可以看到女儿在这一领域的认真学习,从而积极理解戏剧和艺术。

陈艳对他戏剧的回忆离不开他父母的理解和支持。她父亲一开始不明白,现在他甚至可以主动参与进来。不久前,孟京辉带着他的《茶馆》来到南京演出。陈艳的父亲自愿买了票,看完这部戏后认真地讨论了一下。

我认为,能够敞开心扉、努力理解和接纳自己孩子的父母,以及一个杰出和独立的孩子,也是相辅相成的良性循环。

▲陈曾艳在莫斯科艺术剧院和戏剧学院交流学习。图为红场的圣瓦西里大教堂。

这一次,我们也很荣幸能与罗兹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罗兹学院院长伊丽莎白·基思(Elizabeth Keith)博士进行交谈。她向我们强调:

罗兹奖学金是为了发现和培养未来的领导者。“领导者”的深层含义不一定要求学生在小组中发挥领导作用,而是要求他们能否协调他人、解决问题和承担更多责任。成为“领导者”和现在所谓的“领导者”意味着学生应该有为社会服务和改变世界的意愿和行动。

伊丽莎白·基思博士在1983年也是罗兹奖学金获得者。

像这次谈话中的几位罗兹奖学金获得者一样,他们的人生选择与罗兹奖学金的目的完全一致。

赵佳欣不久将去牛津大学攻读环境变化和管理硕士学位。当被问及他未来的职业方向时,他说他可能会加入多边开发银行或政府机构,致力于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

陈艳目前正在牛津大学攻读比较文学和批评翻译硕士学位。对于未来,她不会为自己设定限制。她心胸开阔,并将继续在艺术领域学习和实践。

李雨涵还说,她的未来方向必须是自然保护。至于她将去哪里工作或继续学习,她不想这么快给自己定下一条路。

由此我们发现优秀的孩子有他们自己的优势,但最终他们都有共同点。对我们父母来说,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什么是给孩子的真正礼物,什么是所谓的“起点”。这也是我们不能在今天的焦虑洪流中迷失的方式。

*今年的中国罗兹奖学金申请将于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2日23:59截止。感兴趣的学生可以在官方网站https://rhodes.embark.com/apply/2020了解更多

© Copyright 2018-2019 youtunel.com 曲家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